蝴蝶效应!俄乌战争对国安的影响不小!

  俄罗斯打乌克兰,一场距离中国千里之外的「神仙打架」,谁能想到会影响新赛季国安的备战?

  这就是所谓的「蝴蝶效应」——一只蝴蝶在亚马逊丛林里煽动翅膀,可能就会造成印度洋的海啸。

  连续两年,因为疫情影响,国安都错过了两名巴西外援奥古斯托和费尔南多的及时回归,由此也严重影响了两人的表现和球队战绩。

  现在,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,国安也面临着相似的问题——外援和归化们怎么回来。

  日前,俄罗斯宣布对36个欧美国家关闭领空,欧洲国家也及时回应,表示将「互相取关」,以此算作是对俄罗斯的制裁。

  但不要忘了,俄罗斯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,从地理意义上来说,他们横跨了11个时区(09年的时候俄罗斯自己计算时间缩减为9个),西边接壤欧洲大陆,东边隔白令海峡与美国阿拉斯加相望。11个时区意味着,占了地球的将近一半。

  从欧洲起飞飞往亚洲的飞机,一般有几个重要的中转地点,比如伦敦、巴黎、法兰克福和伊斯坦布尔,经过这些地方后,都会从俄罗斯上空向亚洲方向的北京、上海、东京、首尔飞来,或者向南经迪拜再往东飞,但还是会经过俄罗斯南部地区。

  而从美国往亚洲飞也是如此,俄罗斯的领空向来是欧洲和亚洲,或是北美和亚洲之间北极航线的重要通道,北极航线是飞越北极上空最节省飞行时间的方式。

  如果从英国出发,飞往中国香港或者印度也要经过俄罗斯,从法国或者德国出发,也要经过俄罗斯,从美国出发,还是要经过俄罗斯。

  俄罗斯对36国互相关闭领空后,从欧洲出发前往亚洲就要选择新的路线。比如绕过黑海和高加索地区,飞越中亚,然后再往南,但这个航行时间要增加两到三个小时。

  还有更往南的方案,就是从欧洲出发去南亚或者东南亚,再折而往北到中国。相当于是从欧洲画了一个V字形。

  无论是哪一种,都影响到了航班的飞行。本来疫情之下航班就少,避开俄罗斯而选择改道的话,航班成本会提高,一些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会更高,但若出行人数较少,航空公司从利弊角度考虑,可能反而会寻找取消一些航班,让航班进一步减少。

  国安现有的外援水席以及两名入籍球员侯永永和李可,目前都在欧洲。水席在葡萄牙,侯永永在挪威,李可在英国,他们以往归队的最好方式都是穿越俄罗斯上空飞回中国,现在肯定不行,但如果改道,就牵扯到航班的效率问题。

  李可和侯永永上个赛季一直都在养伤,水席表现不佳,这三人看起来对国安也不是那么迫切。但还有个问题就是国安新赛季引进的新外援。此前已经被爆出与国安走得很近的阿德本罗,其在瑞典联赛踢球,从北欧的瑞典往中国飞,过去肯定要经过俄罗斯上空。现在恐怕只能是先去欧洲大陆转机,转机的方向还得往南,可能要从南边才能进入中国。中转的次数越多,票越难定。而且中转过程中,还有可能受到疫情影响。

  当然,现在国安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。谢峰对于新外援很期待,这次选人也是精挑细选,据说国安目前已经开始为外援的归队做准备,争取尽可能早地让外援回来。

  以往,中超各队都会在冬训春训的时候选择去欧洲集训,今年因为各支球队银根紧缩和受疫情影响,基本上都是在国内的昆明、上海等地集训,这也算是阴差阳错的一件好事。不然想一想,如果真的是在欧洲集训,又赶上俄乌战争,怎么飞回来都是个问题。

  所以说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并不是没有道理。只是有时候不得不让人感慨,其实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情,都可能影响到在家中的你我,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等事情面前,我们都显得太过渺小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