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门德斯兜售C罗!拜仁5大抗拒理由说明什么?

又一个夏天,围绕C罗又开始出现各式转会传言。过去一周,至少有尤文图斯、拜仁、切尔西、罗马、里斯本竞技等5支球队与他传出绯闻。这当中,拜仁和切尔西的流言引起最多关注,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又在把他的最大牌客户推荐给各路豪门。不过,C罗寻找接盘侠并不容易,太多因素令潜在下家对他望而却步。

去夏,门德斯就曾四处“兜售”C罗,最终引来了曼市双雄的“争夺”。而今,门德斯把C罗推荐给尤文的传闻,来自意大利记者蒙布拉诺的报道,2018年时正是他第一个爆料C罗转会斑马军团。据称,尤文没有排除迎接C罗二进宫的可能性,但认为交易存在很大困难。

而门德斯给拜仁递“推荐信”的消息,上月底就曾在《曼彻斯特晚报》文章的不起眼位置出现。上周,则是西班牙《阿斯》报踢爆消息,引来广泛转载。

至于切尔西的传闻,竞技网披露,蓝军新老板伯利上周前往葡萄牙,与门德斯进行了会面。会议讨论的主题之一,就是C罗今夏转会切尔西的可能性。外界尚不知晓切尔西的态度,但从蓝军近期与斯特林、奥斯曼·登贝莱等球员产生绯闻来看,美国新老板在引援中似乎比较看重名气,这对C罗或许是有利的。

而罗马和里斯本竞技的传闻,主要就不是来自门德斯的“兜售”,而更多是两家俱乐部主动为之了。

曾在上世纪末长期效力罗马的意大利前国脚彼得鲁齐爆料说,他的老东家“正在尽一切可能”签入C罗。这将意味着C罗与穆里尼奥的重逢。众所周知,穆帅执教皇马末期曾与C罗失和,但那已是9年前的往事了。

里斯本竞技?这是C罗出道的地方,知情者称:“里斯本竞技知道C罗渴望赢得奖杯,曼联现在看上去离冠军很远,而C罗的时间已所剩无几。那么,还有比回家结束职业生涯更好的方式吗?这里有强大的联赛和很棒的生活方式。里斯本竞技高管已经联络C罗方面,表明了意愿。”

就目前而言,回葡超也许仍嫌太早。但C罗母亲去年9月公开说过:“我已经告诉他,‘儿子,我死之前,希望看见你回到里斯本竞技。’他的答复是,‘看看吧。’”很多人应该都还记得,C罗当年从曼联去皇马之前,其母也曾说:“要是看不到他穿上皇马球衣,我死不瞑目。”

此前,的确出现过C罗愿意留队的报道,C罗也的确曾对曼联官网表示:“我过去和现在都非常高兴能在曼联效力。滕哈赫在阿贾克斯干得很棒,他很有经验,但我们需要给他时间。事情需要按他的方式出现改变。我希望我们能成功。我祝他好运。”而滕哈赫在上任发布会上,也曾声称期待与C罗合作,被问到C罗能带来什么时,则言简意赅答道:“进球。”

不过,很多人都怀疑,作为潜心研究技战术的教练,且履历不够过硬,滕哈赫未必能驾驭如此巨星,而他强调高位逼抢的理念,也与37岁的C罗显得格格不入。朗尼克的高位逼抢最终碍于球员们拒不听命而不了了之,但德国人终究只是临时教练,滕哈赫作为正式主帅,有理由严格要求麾下执行部署。一旦C罗的体能无法支撑这样的战术,在竞技和管理上都是隐患。

同样重要的是,C罗的职业生涯已进入尾声。争强好胜的他如果愿意留在曼联,前提也是他认为曼联仍有争取奖杯的希望。但入夏以来,曼联的竞争对手曼城、利物浦、阿森纳和热刺都完成了不同程度的补强,红魔却动作迟缓,弗伦基·德容的转会谈判迁延已久仍无结论,这种局面令C罗感到焦虑。在公开场合,C罗的确没说过希望离开曼联,但去年离开尤文之前,他也没有公开说过想走。

去夏,C罗与曼联签下2年合同,附带续约1年选项。《镜报》的曼联内线声称:C罗是非卖品,曼联希望并认为C罗将会留队。不过,这样的说法未必有多大参考价值,尤文去年也曾持有类似立场。

迎回C罗后,曼联出现了大幅退步,不仅联赛仅列第6失去欧冠资格,还刷新了英超时代本队最低积分纪录。个中原因何在莫衷一是,但一种观点认为,C罗在自己各线粒进球并当选队内赛季最佳球员的情况下,对球队的战术体系和更衣室气氛起到了消极影响。因此,曼联不见得真的多么反对C罗离开。何况,强留C罗这种级别的球员并不明智,尤文去年便配合放行。2年前,巴萨时任主席巴托梅乌强行留住梅西,事情闹得很不体面。内忧外患的曼联现在最不需要的,就是再上演这样一出肥皂剧。

不过,C罗的转会愿望能否实现,尚在未定之天。本赛季曼联与他合作的不良效果,无疑会令很多潜在下家三思后行。与拜仁的流言在上周四传得铺天盖地,但拜仁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1天后便否认道:“C罗是一名职业生涯非常辉煌的顶级球员,然而转会传闻并不属实。”

据称,门德斯的确与拜仁高层进行了交流,C罗对登陆德甲持开放态度,拜仁在有可能放走莱万的情况下,也存在补强射手位置的潜在需求,但萨利与董事会主席卡恩等人进行讨论后,决定公开否认传闻。

(1)球队需要保持健康的工资结构,C罗在曼联的税后年薪约2700至3000万欧元(德媒说法),而拜仁目前的顶薪仅是税前2000多万,差了一倍不止;

(4)主帅纳格尔斯曼很年轻(比C罗小2岁半),拜仁需要帮助教练维持健康的更衣室气氛和轮换制度;

关于C罗在曼联的工资,德媒与英媒的说法存在巨大差异。英媒报道中,比较普遍的版本是,C罗在曼联的周薪为税前48万或55万英镑,年薪则存在税前2500万或2650万英镑等说法,与税后3000万欧元是倍数之差。

当初在尤文,C罗年薪的普遍说法是税后3100万欧元。如果英媒的说法为真,意味着C罗到曼联后接受了约50%的降薪。C罗为了“回家”而主动放弃尤文高薪,巨幅牺牲个人利益?而且只是默默牺牲,当事方或媒体均未对此歌功颂德?多少有违常理。难道是担心渲染此事影响C罗在其他商业领域的身价?但相关数字早已广泛报道,哪个商家看不见呢?那么,会不会是曼联为了避免公开的数字与队友相差过于悬殊,影响队内和谐,于是给了C罗一个相对较低的基本工资,转而用巨额签字费或各类奖金、肖像权等费用,令他的实际薪水远高于公开报道的数字?外人无从知晓。

但另一个角度而言,倘若线万欧元)的税前年薪,这与莱万大约2300万欧元的年薪之间并无巨大差距,理应可谈。真能为加盟曼联减薪一半的话,去拜仁再减点零头,有何不可?更何况,曼联无缘欧冠后,C罗是队内需要减薪25%的大批球员之一,这岂不是已经低于莱万的工资了?

站在C罗个人角度来看,拜仁是一个运转良好的强大集体,又有潜在射手位空缺的需求,该队每年德甲夺冠十拿九稳,在欧冠也有一定竞争力,加盟拜仁堪称优选。但基本前提是,C罗必须接受拜仁的工资框架——不止是拜仁,现有传闻中的任何俱乐部,恐怕接纳C罗都要以他降薪为前提。经历曼联的噩梦赛季后,C罗在足坛的形象已发生微妙变化,很难想象还有豪门能给他过于离谱的工资。

至于拜仁担心的年龄问题,以C罗本季依然良好的个人状态,以及不会太高的转会费,其实不应成为不可逾越的难关。四五千万卖掉巅峰期可能还有两三年的莱万,一两千万买入或许还能再火两年且商业价值高得多的C罗,至少在经济上,好像没啥不划算的?

而拜仁其他3点忧虑,其实都聚焦于C罗能否在场上场下做一名团队球员,不要严重影响战术体系和场上平衡,也不要影响更衣室氛围。这的确值得担心。然而,高位逼抢是否需要前场所有球员无一例外地高强度参与,C罗在曼联一些比赛中表现出的间歇性逼抢和回防是否也可满足需求,都是可讨论的问题。

从拜仁来说,他们在公开场合坚称希望继续与莱万合作,已被公认为只是逼迫巴萨抬高报价的手段。只要报价合适,放走莱万已是大势所趋,毕竟拜仁队友们已对莱万闹转会的做法感到厌烦,不太愿意与他继续并肩战斗,强留并不明智。只不过,有消息称,放走莱万后,拜仁并非一定要进补一名“9号”或射手。新援马内公开表态自己能打左边锋、右边锋、9号、10号四个位置,在利物浦也有过出任中锋的成功尝试,所以红军式的无正统中锋战术也是拜仁的选项。何况,C罗虽与莱万同为“射手”,却并非“正统中锋”,他的战术角色或许也是拜仁有所保留的地方。

有意思的是,萨利否认传闻后,德媒随即挖出,卡恩2018年还在做电视台转播嘉宾时,曾在一场活动中评价拜仁应该引进“真正的巨星”。他以当时尤文收购C罗为例,表示这种转会只会带来好处,将刺激每名球员都更努力,拿出更佳表现。

当然,现在还不能断定C罗和拜仁100%不会牵手。拜仁否认传言,不排除有避免巴萨藉此对莱万压价的考虑。但若想成功转会,C罗和门德斯都需要拿出极大诚意,放下身段,去打动对方。天王巨星的面子?如果C罗认定曼联难有本质改观,那么,又一个失意的赛季,委身欧联杯的屈辱,恐怕才是最没面子的事情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